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通新的博客

美在博客 善在心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今人口语里的古音  

2014-11-30 13:27:06|  分类: 资料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今人口语里的古音
(2013-10-01 11:43:06)
TE>今人口语里的古音 - 刘通新 - 刘通新的博客转载▼TE>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b41fa860101ggm2.html

一说古音,一般人会觉得很神秘,遥不可及,其实语言里一些常用词现代口语常常还保留古音,不跟其他同音字一起变,有些词我们天天说的一直就是古音,大家习而不察罢了。

   比如现代汉语三身代词就都读的古音:“你”是“尔”的汉魏音或“汝”的唐音,日母字声母还读 n 声母;“他”是歌韵字,读 是六朝唐宋音,照理今要读如拖的(歌韵读 的还有“阿那大爸(捕可切)”);“我”则是歌韵的元明音,照理今要读俄上声(陕西户县 nge 就由 o 高化到此音)。它们都没有发展到本韵音的终端。

上古音最明显的是鱼模韵读低元音 a,模韵“呼”(呼气)上古读 haa,中古不变就写为歌韵“呵”(苏轼四时词“呵手”),现在还不变则写作“哈”。《广雅》“呵呵,笑也”,那是中古前期的 ha,现在不变也写作“哈哈”,两字同音才合并了。“父”字是虞韵(来自鱼韵合口),上古读 ba’,中古不变,就写“爸”(捕可切),宋代《集韵》记了吴音‘必驾切’pa,只声母清化,跟现代汉语“爸”一样,韵母却一直传了三千年还是a。模韵转麻韵例子非常丰富,这样的例子我举过“怖>怕,匍 >爬,乌>鸦,荼>茶,塗>搽,挐>拿”等。

也有的是反过来从麻并歌的,因为两韵中古主元音都属 a,如北京话张各庄之类的,由“家”二等带 r的 kraa>ka>ko,然后o变e,是近代语音a 进一步高化的结果(这是白读,文读则kra>kja 再变 tcia)。 

也有入声字 a 元音不高化的,如遗漏或遗忘东西说 la 去声,写“拉”也写“落”,其实就是“落”的上古音 raag 中古音 lak,丢了入声塞音尾(拉屎的“拉”读阴平,也来于落字),元音a 则未变。胳肢的“胳”读 ka,也保留上古 klaag 中古 kaak 的 元音。

上古音另一特点是三等没有 介音,所以有的保留古音的字,就读洪音了,如“荤”本三等音当如熏,却一直读如昏,可能是受佛教徒习惯读法影响(虔诚留古一如“南无”读如那摩)。瘊子本作“疣”是个三等字hwu,,文读还如尤,口语保留读洪音类似侯,于是《玉篇》《广韵》写成“瘊”了。今人五味通常说“酸甜咸苦辣”,有些地区还特别爱吃辣。上古却不说辣而只说辛,《广韵》才收辢,《篇海类编》才写辣。因五代以来文献才见此词(《本草纲目》还转引了梁陶弘景语‘味辣’,待考实),好像这是一个中古后起的新词似的。其实它是一个古音滯留的古词。章炳麟《新方言·释言》“厉,猛也,厉古音同赖、同剌,今人谓从事刚毅猛烈者为辣手,辣之言厉也。” 章先生说的很对,辣应即“厉”rads 或“烈”rad 的古音遗留。它们原是三等字,文读产生腭介音就依细音走,白读一直还作洪音,于是就另写成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