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通新的博客

美在博客 善在心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籁女高音:论女性,母神对人类语言的贡献  

2015-06-09 23:15:20|  分类: 资料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 天籁女高音:论女性,母神对人类语言的贡献

    汉字的“名--name”,是“音节义”的视觉形象。它的发音和“冥、铭、鸣、明、皿”同源,都和音节“ming”对应。在没有字符的时代,ming作为音节义已经存在很久了。作为语音载体,ming这个音节是上述各个“字”符的“耳读”记录。这些围绕着“ming”音节发育出的“概念符”,是最早的人类“发声造音传递信息”的“成果”。老子曾说“名可名,非常名。”名作为人类文化行为的一个功能的“表示符号”--字,是最初来声指“指示行为,命名行为,”的,也就是最早的人类的母神们给“客观存在”“起名--name”的行为。

    ming作为一个“音节义符”,音载义符,从书写的“目读”入手,可以看到夕和口的两个“因素”起作用。说文解字:名:自命也,从口从夕,夕者,冥也,冥不相见,故以口自名。但是从远古的历史中,在月下发声,就是一种“神秘”“对话”。古人对名的“使用”总有“神秘忐忑”,在月(夕)的西下的时刻,用口发出声音,就是最早“名”的“视觉印象”,而名的动作,最初不是“自名”,而是“母亲来命名”。

    “名”是“主观”的,因而“可名”,但又是“不可常名”的。老子们说:“无为天地始,有为天地母”。如何才能“有”呢,就是以“名之 ”的方式,来“占有”客观存在。凡是被“名之”的“客观存在”,就是“有”,也是“人类文明之始”。“始”字由“女”字符和“厶,读如si符(女阴符,其变形为三角形,世界通行,印第安人多有三角并列,一般是三三角或两个三角上下对立,三角连体也是男阴的符号,见本人相册“北美印第安人的岩刻”),再加上“口”字符就是“始”字。女人和女性特征符加口字的“会意”符是后来的形声字,本人认为其发音来自“si厶”(si和shi)是近音字。厶加口是台,tai是远古就存在的“音义”语言,shi也是早在这个音节的书写符出现前就存在于这个母语族的语言中。把shi的音节义和“始”的“视觉形声符”扣锁,就可以看出,始字是后起的字。我自己以为始和初始同义,初应该比“始”早,后来合并为初始一词。

    到了有书写文字出现,就给tai这个“音义”造出一个视觉形象。台和太、泰、大,都是和“人”和“母生子”的神秘现象有关,是最早的“生殖崇拜语言”的“耳读”和“形符化”。台字本身就是“开始的意思,女人和口就是语言的开始,女人生殖、产子就是文明的开始。台字和始字是同义,台字本来就含有“女”的义,这是不言而喻的,否则,当后来夫权、男权、父权僭越母系社会的文化成果后,需要“文字”的“神秘给力”时,就自然而然加“女”字符,把原来“隐含”在“台”字中的“母义”,和“女义,变成“显义”,如果这个“台”字原来没有“女和母”的意思,雄仓颉们就不会“妄加”女字符,造出一个“始”字。”台字被转借,台有“胎、抬、苔、邰、骀、炲、炱”都是台成为“声符”或“形符”后的“组合字”。台音tai为声符,加义的指示符。义指示符有“月、手、草、马、火”等等,都是这个“台”音节本身就含有这些“义符”所“携载”的“义”。按此逻辑,始字的“半边女偏旁本来就在台字和tai音节中。台本来有始义,始是另一个语族的语言,老子是楚国文化的传人,可能“始”是“楚音”视觉形符化了。台被借用,按台音再造“始”字,保留在台字中的“女,母义”外显为偏旁。再造一个“加女字符的始字,是假借的结果。始和厶都有生殖,开始,起始的“音义”,这个音义符就裹挟在“生,社(母亲的意思)世,室等的“视觉义符”里。

    Name:名就是命。命就是名,命名就是同义连声词。在远古社会,名、命的职能是女族长的“权力”,也是主要由宗教仪式强化的‘母权’。远古先民的宗教和神秘心理把名看成是“客观存在”的“柄”(handle),是用来“斡旋”的,是用来“操纵”的,是“权柄”的标志和体现。名和实的关系是“名至实归”,因而,名、明、命,都是“神秘”和“神圣”的。古代先民和现代儿童不对“名”和“实”进行区别。因而符号和图文,就可以代表一种神圣“存在”,这个“神圣存在不可触摸,不是“实物tangible”但它是“神圣存在”的“象征”,是“代表”,因而也就是“神圣”本身,如“上帝、道”。 

    民族的融合对外来语言的“吸纳”有直接的推动,这就是形声字的出现。形声字并没有创造“新概念”。但是形声字创造了同义异音的“书写符”。语言的发明和创造是为了满足交流的必要,只是最必要“表达”的“现象,概念和事物”才会激发“造音义”和“造形义”的智力冲动。如果一个语族已经有了对某义的语音指认符,就没有必要造出“同义”符。只有不同语族的语音被“同化”到“文化强势集团”,他们自身的“方言”才必须也经历“视觉化”。这才有了“形声字”出现的必要。形声字的创造取决于“音符”字的“音”的独立。形声字使大量“近义”字出现,是民族融合的结果。例如:母语汉语中的“mother--母”是对母亲的“自然发育的称呼”。直到母和女字发明出来,并到了形声字阶段,妈,嫫,姆等“形声字”才被造出来。妈,嫫,姆,都没有增加“mother”的概念,只是增加了“形义符”的数量。这是因为围绕着“母--mother”这个概念,有方言的语音形态存在,为了把这些方言语音“形符化”,就创造了加“女字旁的“同义字”。这些字直接“标记读音”,和象形字的区别在于可以“目读”。

    汉字的“人”字的发音是“ren”,人是天地间的灵,与天地共称为“三灵”。有趣的是在埃及文字中“Ren”(音节符写)是新生儿被抱到母亲胸前,母亲用“呼吸”发出的第一个“祝福之音”,Ren在埃及语中是“灵名soul name”的意思。因而众“灵名”的大母神就写如“renenet”,她是“司母乳”的女神。母亲在没有给新生儿“灵名--ren”之前,不能给新生儿喂奶,孩子没有乳名就会嗷嗷待哺,最终饿死,就没有“存活”的可能。这个灵名,和中国婴儿的乳名(rice name)有某种共性。只是现在中国婴儿的“乳名”的“神圣意义”已被“历史世俗化的进程”给“掏光”了。Ren“人?”的“秘义”已经消失,人本来是人造“小神仙、小圣人”,现在成了大众的“类属概念”。

    在印度也有这种由母亲命名,赋予新生儿存活权力的记录。千眼神“存在existence”出生后,第一件事就是大呼“给我名字,给我名字,没有名字,我就不能吃东西”。“字”的初义是“喂奶”,说文解字:字:乳也,从子在冖(miao)下,在屋内生孩子,本义:生孩子,子音。“字”就是和女人生孩字,奶孩子的“母权”连在一起。名和字的组合词说名这两个字的“义近”。围绕“子zi”发育出的“字”;进而有“字”的组合词义:字养:抚养,养育;字民:养育人民;字育:化生;字孤:抚养孤儿;字乳:生育;字孕:怀孕;我本人认为字养和滋养是同义“异写”。水旁是“水乳--乳养--浇灌--滋生”的引申义符,

   “名”的功能和食物的提供是息息相关的。新生儿的食物是母乳,“name”--字,名都是和母亲抚养,养育,母乳抚养婴儿有关。“ 字”就是母乳,就是乳名“米名--rice name'。“名”是乳,是母,是母神,是抚养,是“伊甸园”--一个有蜜和奶的“乐园”。名/字也是文字之始,这个始是由母亲为祖,祖母、祖玛,都是母兽和母神的名称,也是“老子版”的文明的‘有为天地母'的“母系时代”的远古记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